现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7:27:0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大选前通过提名,对共和党也有一个潜在好处,就是一旦大选出现纠纷、官司打到最高法院,最高院的“稳定保守多数”将能够一锤定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17日,世卫组织欧洲分部主任克鲁格援引WHO监测表指出,自9月11日以来,欧洲各国日新增确诊人数稳定在4-5万之间,已持续逼近甚至超过4月1日前每日新增确诊峰值(4.3万例),“这个数值应给所有人敲响警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,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指出,制造蓖麻毒素和用来下毒都属于蓄意行为,因为“除非是通过摄入蓖麻籽,无意中了蓖麻毒素是几乎不可能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3年,金斯伯格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,旁边是时任总统克林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纪录片《女大法官金斯伯格》▲欧洲部分国家新增确诊数据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“重启”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松对疫情之警惕,更不意味着可以就此“放纵”:尽管许多有识之士不断提醒、警告,大声疾呼“不能放松警惕”,但“重启”后的欧洲各国仍然在“刀枪入库、马放南山”的氛围里,恢复了2月初以前的生活方式——于是我们很快在暑假结束、新学年开始之初,看到了被WHO大声示警的令人担忧一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,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,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己方大法官病退或病逝后接替,跟在对方大法官病逝后占位,意义大不同。如果特朗普提名的第三名大法官成功进入最高法院,那么,最高院对争议案件常见的判决结果,是不是将从5:4变成对保守派极有利的6:3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,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,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,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(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),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。那样的话,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在堕胎权、同性婚姻、移民、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,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,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,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·斯卡利亚。